创业投资服务平台

创投时报LOGO

孟庆祥:我看百度的种种问题

百度 静姝|2017-03-20 16:19:25|来源:虎嗅

首页 > 观点 > 正文

百度几乎经历了所有互联网企业所遇到的问题。文章通过对比的方式描述了百度种种问题,实际上在以国际企业的标准去审视百度公司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百度的问题更是难以计数。

  大约是前年,我看过一篇公号孕峰的文章,作者程苓峰和一个互联网资深人士聊互联网公司的未来。结论是在BAT中百度最牛逼,未来两年百度市值超过腾讯和阿里中的一家或者把两家都超过是大概率事件。因为就像坊间传说的,BAT三家,百度技术强、腾讯懂产品、阿里善运营。那篇文章的意思是较为长期地看,技术肯定占上风。

  当时,我对这个结论也没啥看法,我觉得没有看清楚这个问题。

  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截止今天我写这篇文章,百度市值610亿美元,阿里2600多亿,腾讯折合2700亿美元左右,百度已经从BAT的第一阵营掉队,第二集团的京东已经440亿美元了。如果蚂蚁金服在A股上市,市值超过百度是板上钉钉的事。

  为什么百度这么矬呢?

  表面上看得见的原因是天命,看不见的原因是人事。

  移动互联网和PC互联网在使用方式上最主要的一个区别是手机用APP,电脑用浏览器。百度把持住了浏览器的入口,却被手机互联网的APP模式瓦解掉了。

  像微信这种超级应用出来之后,除了占有用户时间越来越多,它里面的内容也越来越多。现在我搜索很多内容直接在微信上搜索了,貌似搜索结果的质量比百度还要高一些。微信上搜索出来的东西天然就是为手机屏幕准备的,而百度搜索的结果很多是适应计算机屏幕的,并没有合适转换。

  搜索原来是一种业务,现在逐渐变成了一种功能,里面内容足够多的应用都会内置一个搜索功能。就像以前司机是一种职业,现在是一种技能,汽车虽然多了无数倍,但专职司机只是有限增长。

  在谈这个问题时绕不过一个问题是为毛同样以搜索业务为主的Google这几年增长却很快,稳居互联网行业龙头。Google的收入眼看着奔千亿美元(去年741亿)去了。我把这个问题抛给一些对互联网有研究的老司机,也没有人真正能够令人信服的解释这个问题。为了一篇文章,我也犯不上费劲巴拉的研究,姑且就主观臆断一下得了。

  百度之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不灵,主要是中国这个互联网环境各种APP对搜索分流非常厉害。大部分商户被淘宝分流了,我们可以把淘宝看成是专门搜索商品的搜索引擎,淘宝搜索很多的场景已经超越了纯粹的购物。比如有人手机屏幕摔坏了,电视机坏了,会到淘宝上搜配件,提供者会详细的教你DIY。我估计中国之外的互联网没有这种神奇的应用。

  中国之外当然也有社交软件,但估计对Google搜索的分流没有微信这么厉害。然后,中国又有分流时间的利器——直播,流量虽然不一定很大,但对用户时间的消耗惊人。

  前几年,百度也像其它公司一样非常注重移动互联网,通过收购、自研等各种方式布局。百度也像其它互联网公司一样,做了全家桶,采用葫芦娃策略,只要装上一个它的应用,就会把一堆兄弟拉进来。

  前两年,我记得李彦宏在一个什么场合说过百度安装在手机上过亿用户的应用已经有10多个。然并卵,这些应用没有一款成为超级应用。百央视315整,葫芦娃策略被诟病之后,安装数量的虚胖就瘪下去了。

  百度一直处于风口浪尖,舆论的不利地位。主要是医药搜索给搞的,这个地方收入占他搜索收入的20%,丢弃也是很舍不得,一直纠结了几年。

  因为收入的压力,然后,百度急于商业化各种东西,又搞出来一堆糗事。

  从人事的角度上,百度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解决一个问题,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考核!

  前几个月百度雇佣了一个90后副总裁,切不说他有没有本事,就算真有本事,也不能这么玩啊!李彦宏在这方面绝对是太任性了。就算李叫兽确实有本事,也要靠业绩才能提拔到这个岗位上啊,给他一个有可能创业绩的部门干干,是起码的原则。你这样干就失去了公平性,你让那些科学家、对百度做出贡献的人多寒心啊!

  有一句话叫做“将军必发于卒伍,宰相必起于州郡”。这是韩非子说的,后来秦国商鞅变法贯彻了这个原则,就算是秦孝公看中的,也要立功才能提拔。唯有一个例外,就是商鞅本人,为了这个事,秦孝公专门组织一个辩论,用商鞅当然是先提拔后立功,属于空降高管,但这种情况尽量少,秦孝公搞定了一个人人想立功的组织气氛,然后,在残酷的先军政治模式下就腾飞了。

  李彦宏从来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从他不多的言论中,看出他的无奈和愤懑,他曾经要求百度像华为一样,要求员工要有狼性,摈弃小资情怀。但他根本没有想到这里面的逻辑,他没有注意到华为的组织原则,对华为全员长期奋斗有多么大的作用。

  华为的组织原则非常明确,任正非不停的讲,最近又发文说“没有上过战场,开过枪的人不能做主管”。说来说去都是一个意思,就是要做官靠业绩说话。当然这东西没有绝对的,老板若是相中一个人,不一定要完全按着这个原则,但这种情况尽量控制到最少,有这种特权提拔的情况是非常慎重的。

  早年,百度在中国干掉Google实际上靠的是高强度的营销,百度搞Google不搞的地推,逐渐就把Google干趴下了。许多人对这个历史不清楚,以为百度是靠政府的有形之手帮忙才搞定的,事实上不是。当百度把中国Google干趴下之后,李彦宏就把中国Google的高管挖到百度做主管了。用败将管理胜利者,这谁会服啊。

  看看百度用人历史,可谓是求贤若渴。看得出来,李彦宏其实很舍得花钱,挖了一堆大腕到百度做高管,不行就逐渐边缘化,再挖一批。李彦宏始终没有注意到组织原则和组织纪律的问题。

  农业时代,官方政治讲究用人,在工业化、管理科学化的时代,用人已经被科学化为考评。在考评之上,指导考评的原则就是公司的经营哲学。

  在这方面,我可以说华为真是牛逼。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很朴素,就是任总反复强调的几条。第一条,我们已经说过了,军功是提拔干部的标准,这是一个必要条件。第二,不让雷锋吃亏,要尽量的公平导向。第三,反复强调,没有绝对的公平,暂时受点委屈,运气不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让员工接受这个事实。在这些原则指导下,华为逐渐制定优化出非常靠谱、贴近华为实际情况的绩效考核方法。

  据说,在全球500强,绩效考核满意度到60%就算是很强的,很少有到70%的,但华为绩效考核满意度高达90%。这才是员工长时间艰苦作战的源泉。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百度的考核要比华为难得多。华为是传统业务,公司绝大部分主体就靠可以用金钱衡量的业绩说话即可。百度却不一样,他有一个闭着眼都能赚钱的搜索业务。然后加上一堆拼了命也赚不到钱的情怀业务。百度无法分清楚这两种业务,一直制定不好考核标准,经常把这两项弄拧巴了,然后再过一段时间犯一堆错误。

  不创收业务怎么考核?这确实是一个难题,在华为不创收的业务考核也搞的不怎么样。我觉得这是华为商业落实能力强,引领潮头的创新能力较差的重要原因。

  在BAT三大公司中,客观上百度最难制定考核办法。阿里的情怀业务较少,主体业务比较容易考核。腾讯的几个游戏业务是大片模式,做的好不好也很容易评估,但百度不是这样。

  那么百度就没有办法考核吗?我觉得不是,至少和他同样业务类型的Google做的很好。如果百度意识不到是它的人力资源体系,具体地说是考核体系出来问题,就算是他押对了人工智能的宝,果实也一定会被别人摘走。

标签

本文来源:虎嗅

文章由创投时报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后垸访谈 进入后垸
推荐项目 项目库

Ping++

企业服务,B轮

聚合支付 SaaS 平台